设为首页|收藏本站|English 欢迎光临山东腾飞管业有限公司网站!
全国服务热线0635-8882223 8887666

{sdcms.getsys(

nybanner
联系我们
全国咨询热线:0635-8882223 8887666

电话:0635-8882223 8887666
传真:0635-8884446
手机:13963504446 13963508382
联系人:付茂举
汇款全称:山东腾飞管业有限公司
开户行:工行聊城振兴路支行
帐号:1611002309024573147
税号:91371500792481606D
地址:聊城市牡丹江路南6号(中冶北门销售科)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

钢企再迎重组高潮:去产能倒逼 年内目标仅完成30%

文章出处:http://sdtfgy.cn作者:人气:90发表时间:2016/8/29 10:12:27【

8月4日,中国钢铁工业协会(以下简称“中钢协”)对外发布最新统计数据,2016年上半年,中钢协会员单位企业实现销售收入1.29万亿元,同比下降11.93%,实现利润125.87亿元,同比增长4.27倍,亏损企业亏损额同比下降22.8%。

从数据表现看,钢铁行业触底反弹,但钢铁行业面临的环境大格局并未改变,这些企业销售利润率仅为0.97%,在工业行业中仍然处于较低水平。

更为严峻的是,国家制定的去产能计划,目前时间过半,但完成任务情况尚未过半。去产能再度成为当下经济工作的一个重点,钢铁企业通过兼并重组去产能的方式也呼声渐高,继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重组消息确认后,河北钢铁和首钢也传出合并的消息。

“后续行业内的重组可能还会有。”卓创资讯钢铁分析师刘新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如今,国家针对钢铁行业去产能的要求前所未有的严格,产能任务倒逼下,我国钢铁工业将引来新一轮的重组高潮。

然而,在中国钢铁工业上一轮的重组潮中,整而不合的遗憾仍然存在,政府层面拉郎配的嫌疑尚未消除,“在新一轮的重组过程中,钢企要避免过往重组成功率不高的问题,”一位要求匿名的钢铁行业资深人士也表示,真正的重组路径,需要以企业按照市场化的方式去推进,从企业的互补性和产品结构等方面自由组合,发挥市场的力量。

事实上,当下,政府也已意识到上述问题,在“十三五”发展目标中,首度提出大型结构性重组的思路。

大规模重组的预期

钢铁行业去产能工作已被列为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要任务。而无论是“十三五”还是针对钢铁行业的多个专项政策频出。“相关政策出台的密集程度和重视度前所未有。”上述行业人士表示,国家此番对钢铁行业去产能的决心十分大,与去产能相生相伴的兼并重组手段也被视为当下关注的重点。

在当下热门的宝钢和武钢合并之前,中国钢铁行业其实已进行过一次大规模的兼并重组,其中,宝钢主动出击并购韶钢集团和八一钢铁,武钢集团跨省收购昆钢集团和柳钢集团,而鞍钢和攀钢合并,也让西南地区的产能相对集中。

产业信息网发布的《2015-2020年中国钢铁行业市场分析与发展战略研究报告》中显示,1997年起,我国钢铁企业开始兼并重组,在2007年、2008年达到顶峰,至今已发生80起左右,其中,省内兼并重组事件42起,跨省兼并重组事件30起,跨国并购8起,分别占52.5%,37.5%和10%。

这其中,央企的主导作用明显,共主导兼并重组事件25起,占比31.25%,以地方国资钢铁企业为主导的兼并重组事件34起,占比42.5%。

“当时系列的重组改变了中国钢铁行业的格局。”上述人士也表示,这一轮重组基本按区域梳理了中国钢铁产业分布格局,但遗憾的是,这些钢企的整合效应并不太好,钢铁行业的集中度仍在逐年下降。

工信部数据显示,2013年,我国粗钢产量前10家企业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39.4%,同比下降6.5个百分点,2014年,这一数据更新为36.6%,而2015年下降为34.2%。

“国内排名前十名的钢铁企业中,第五名之后的单个钢企规模仅2千万吨左右。”刘新伟的观察中,即便当下传言的南北钢铁集团真的成立,规模上仍无法超越当前国际上排名第一的安赛乐米塔尔钢铁集团,后者产量规模达到近亿吨。

整而不合则成了上一轮重组中的另一遗留问题。2005年12月,武钢集团与柳钢集团签署联合重组协议,双方合作成立广西钢铁集团有限公司,并在防城港建设千万吨级钢铁基地项目,计划投资600亿至700亿元,兴建一座现代化钢铁联合企业。但到了2015年,广西省国资委退出,柳钢与武钢这场跨区域重组宣告失败。

“当时两企业重组后,内部的整合仍无法推进。”一位武钢集团内部人士则透露,那时的柳钢集团职工待遇比武钢集团还要好,引发柳钢集团职工反对,而双方在重组后应该推进的管理、运营方面等并未落实,只是在产能规模上进行简单并表。

这种情况并非只发生在武钢集团身上。2008年,山东钢铁重组日照钢铁,并先后并购了青岛钢铁、齐鲁钢铁等省内钢铁企业,山钢规模快速扩大。

“与武钢集团的跨省重组不同,山东钢铁重组均在省内,阻力相对较小。”在上述行业人士的印象中,山东钢铁算是上一轮钢铁企业重组过程中相对较成功的案例。“但实际上,到如今,山东钢铁所兼并的这些企业仍然各自独立,总部并没有实际的财务权。”

引发这种整而不合的理由则是当时的政策引导着重点不在于此。“上一轮的改革中,国家注重的是企业的规模扩张。”刘新伟说,借助于重组,企业规模快速扩大,但整合后的融合,政策方面的引导并不太明确,此后也缺乏监管,企业自身也缺乏真正融合的动力。